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正文 第九十七章 魂游地魂府 下

      要说阎王是一个慈祥的长者,谁都不会相信。而在别人的眼里,阎王是最可怕的,因为他掌管着每个人的生死大权。而阎王与我的恩师是故友的缘故,因此我对他一点也不害怕。

    “小生王常老祖带行弟子沈力隆拜见阎王爷。”我一边说着一边跪在了地上,因为他与我恩师是故友,不管是阴间王者,还是恩师故友,他的级别都值得我尊重。我跪在地上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行了,别磕了!你快起来吧!”阎王一边笑着站起来,一边对着我说道:“王常老祖收了你这个机灵能辩的弟子也是他的荣幸。”说着阎王慢慢的向着我走了过来。

    “啊,阎王爷,弟子受天命来此,有一事相求老师,望老师相帮矣......”我的话没有说完,只见阎王对着我哈哈大笑说道:“沈力隆呀,都说你能说会道,果然不假呀。你不用说了,这一切都是天命。你来于此也是狐仙把你送到这里的,就因为凡间的散仙拿这妖物没办法,才让你来这里借宝的。”听了阎王的话,我十分高兴,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阎王。

    “老师不愧为地府之神,我的来意未说老师全部知晓。”我看着阎王笑着说道:“弟子只是借您手中的阴阳镜一用,用守之后必还。”“哦?阴阳镜,这法宝你可拿不走!”阎王的话让我吃一惊,不就是一面镜子嘛,连曲道长都拿得动,我怎么就拿不动呢?只见阎王说完笑着伸手指向遥远山峰上发光的东西。

    “好大呀!”我疑惑的问道:“老师这是阴阳镜么?怎么比仙界那阴阳镜大得多呀!”只见阎王笑了笑说道:“沈力隆呀,你可知道么?阴阳镜是能知道阴阳两间往事的法宝,此宝原为不周山上的神石,由于吸收日月精华才能有此法力,胜过仙界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只因水火不容,才导致人间大祸一半儿落入仙界,一半儿落阴界。面阴间的阴阳镜就是你眼前的三生石。”“三生石不是记载人类前生后世的神石么?我疑惑的说完望远处发光的石头。

    “你说对,落入阴界的阴阳镜就是这块三生石,只有它会出的光才能振住阴间的冤魂和野鬼。”我看着远处的三生石,点点头儿暗想,周大伟呀,我只能帮你这些了,我也是尽力而为了。阎王似乎看出我的想法,只是笑着说道:“沈力隆呀,修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可不要灰心呀!凡是灾难都是有始有终,这九尾狐

    还没到寿终正寑的时候,你别急,到时自然有解决那孽障的办法。随我来!”说着阎王向我摆了下手,我向着阎王走去。

    “咦?这不是能往人间的路么?”我看着前面写一个标牌上写着三个红色大字轮回道。我看这个标牌,疑惑了一阵说道:“轮回道?我怎么没从这里回去呀,为什么从回阳道落下去的呀?”这一串问道来到我的脑前。

    “呵呵,因为你的前生是犯天条逃下来的,所以你被仙人所点化就不用来这里了。而这里是生魂冤鬼在阳间的阴寿已尽后才能在这里投胎。”“那这些生魂都是投成人的么?”我疑惑的看着阎王问道:“那妖人死后也从这里投胎么?”阎王笑而不答,用手指了一下我眼前的六道轮回的牌子。

    “六道轮回?我好像听说过的。”我看着四个大字,想起了以前老人说过,人做恶事太多,就会投成了畜生,卵化动物以及飞禽之类的东西,在我眼前有一座桥,桥旁站满了一排披头散发的生魂。

    这座桥,弥漫大雾。河的两旁隐约看见一个上年了年纪的挽着头发的老妇人,只见她不吭声,在桶里崴出一碗汤,喂给过河的人喝下去。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对吧!”我看着阎王晃然大悟的说道:“而这些生魂喝的不是传说的孟婆汤吧!”“不是孟婆汤,是忘情水!”只见阎王一本正经的对着我说道:“如果不把这忘情水给他们喝下去,他们记住前生的事,那他们回到阳间就会引发大乱的,到时犯了天条可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我看出了阎王的本意,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好君王。

    “奈河桥旁等千年,宁可永久不生还。一生情意不能忘,含泪站在奈河畔。有缘无分由天定,苦命鸳鸯阴阳隔。阴阳相隔相思泪,缘分不到不成对。奈河桥前看三看,长叹三声含泪归。今世苦等不见君,来世无缘便死心。”

    只见奈何桥旁站着一个乱发披头的女子,站在桥旁含泪作诗一首,以表达自己思君之情。当一个人在绝望之时,只能用泪水和诗表达。只见她含泪长叹三声,一口吞下孟婆手里那碗汤,化成一道白光向着回生道而去。

    一个生魂对前生如此执著,可见这个女魂生前是一个烈女。可上天为什么对她这么不公平呢,也许是她前生做了坏事了吧。想到这里我泪水差点掉了下来。

    “沈力隆呀,天下没有散不了的宴席呀!她命中就该如此你为她伤心干嘛呀!”只见阎王见我即要落泪苦苦劝道:“人生缘分皆由天定不是个人可改变的,这就是命呀!你不可为她伤心。走吧,我带你去解开九尾狐之迷。”说着阎王带来到了一个阴风森森的地方。

    “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冷呀,是不是传说中的冰川轩呀?”我抱着肩膀瑟瑟发抖,心想这冰川轩是地狱最底层的冰冻地狱呀,应该是冰的呀,怎么不见冰呢?只见阎王哈哈大笑的说道:“冰川轩?这都到了奈何桥了,哪还有冰川轩呀!这是阴峰岭,是冥王地藏菩萨的地界,只有他老家才能帮你。”“地藏王不是阿鼻祖地狱门的主人么,我一个仙人披子还以见到他老人家真是荣幸呀。”

    说话之间,只听到一个翁声翁气的老者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未到!有始便有终,有苦才有甜,有劳才有功。阎君啊,好久不见了,你一向可好!”说话这人,是不是地藏王呀?我一边思索着一边看着说话的方向。

    “小神阎王包,参见菩萨!”只见阎王穿着黑袍带着王冠,跪在了地上。呀!还真是地藏王菩萨呀!我听到阎王说的话,也吓得跪在了地上。

    “呵呵,阎君呀!不要多礼,快快起来吧!”地藏王的声音很和蔼,一阵神风刮到我的眼前,只见这个人身穿金色袍子,一个卷发的僧人站在我的前面。

    “你就是来自仙界雷部正普化天尊神闻仲王常老祖的弟子沈力隆喽。”我看着这个十分和蔼,我心里十高兴,笑着说道:“菩萨所言即是,在下就是王常老祖的弟子沈力隆,只因在人间遇到了妖怪化成了女鬼抓去了出租车司机周大伟的灵魂。还请菩萨怜悯天生下众生,帮弟子一下。”“呵呵呵呵......”只听到地藏王大声的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帮还是不帮?给个痛快话呀,这笑声让我有种疑惑和恐惧感。“沈力隆呀,不是老身不帮你,而是老身没法帮你,因为老身身居地下,属地神不能入阳间,如果锄此怪还需你的老师出手,妖乃阴气,怕雷怕光,可知晓?”哦,我恩师就能除掉这妖怪呀,那我还费事跑到这里干嘛呀,我听到地藏王说完,一脸茫然。

    他虽然不能帮我,但也指点了我呀!再说他也是一个正神,虽说是地府正神也是正神呀。如果我直接便走的话,那就显得我沈力隆没礼节了,想到这里我跪在地上给地藏王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弟子谢过老师指点迷津,如果有除掉妖物之日,弟子必会燃香谢过。”“燃香就不必了,不过你要记住,你要为你的前生修善,你的前生才会为你续命,切记今日这事乃天机也,不可告诉他人,否则你将会受到天谴!”地藏王的话让我心里一惊,瞬间地藏王在我眼前瞬间消失。

    “恩师能降妖,那曲道兄和周道兄为何还要我来地府呀,这不是多此一举嘛。”我轻声嘀咕道:“曲道兄,周道兄呀,你们知道地府阴森森可怕至极,为啥要我来这里呀!”这句话让阎王听到了,只见他对我一笑,那种笑脸让我毛骨悚然。

    “哈哈......娃娃,你不来这里怎么能知道阴阳镜是三生石?你不来这里怎么知道女鬼含泪而投胎做人?你不来这里怎么知道那女鬼是九尾狐变的?“阎王的话让我无言以答,我只能哑口无言的看着他。

    “你如果不来这里就救不了周大伟,就不能灭不了妖怪,到时妖怪会害了更多的人,到时你的罪过更大,非但成不了仙,还会受到天谴!”“天谴!”这一词,如同一个情天霹雷一般让我心惊,只见我眼前出现了黑色天空一道道似龙爪形状的闪电对准了我,可怕雷声让我禁不住的颤抖。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