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第六卷第六卷决战凹凸曼VIP卷 335

      打败了李红过后已经到了夏天。“打打打,杀杀杀。”呼,三天时光里,王张卫不吃不喝,总算到了八阶竞技场,2314杯。

    “哎呀,肚子好饿。”王张卫把面泡好,刚放到嘴里,才想到,昨天开学。“完了,我学都没上。”王张卫赶紧收拾书包往学校里奔,跑的太慢就骑自行车。

    骑到一半…饿的头晕。

    “报告。”王张卫来到教室门囗,全班一片安静。王张卫头一转丁亦凡怎么来到自己班上了。

    “哈哈,王张卫呀,来来来,里面坐。”老师笑得合不拢嘴。王张卫找了个位置,坐在丁亦凡旁边。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你好,我叫王张卫。”王张卫低头小声说道。坐到自己喜欢人的身旁,即使三天不吃也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可是丁亦凡为什么会在自己班,难道是校长安排的?自从上一次和亚历山大见面之后,校长把王张卫的资料研究个遍,连他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研究的彻彻底底,知道王张卫喜欢丁亦凡,就把丁亦凡调到自己班上。

    丁亦凡正在听课,转头一看:“原来我的同桌是你呀!还知道来上学。”

    在此之前,丁亦凡也是认不得王张卫的,但是知道王张卫画的公主之后也对其有了了解。

    丁亦凡:“你长得可真帅。”心里:“妈的,怎么是这个丑逼。”

    她说我帅,她说我帅!王张卫激动的小鹿砰砰跳。

    “还好啦。”王张卫抠鼻子,听说放得开得开的男孩子讨女生喜欢。

    “妈呀!”丁亦凡心中崩溃,太脏了吧:“不好意思,有些冒昧的问你一句,你几天没洗澡了。”

    “三天。”王张卫有些尴尬的说道,她看着丁亦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五天?好吧十天?”

    “十天?”丁亦凡捏住鼻子,他不知道这屌丝那里好,他哥硬是要搓和他们俩在一块。

    王张卫喘着粗气,脸红到极致,他以为丁亦凡不相信,于是说出了真相:“我两个月没洗澡了。”

    “呕?”丁亦凡吐了一地。

    台上的老师推了推眼镜:“丁亦凡同学今天不舒服吗?”

    丁亦凡抬头溜出了教室,“老师我去看看。”她的闺蜜也跟了上去,王张卫难为的要死:“老?老师我去把它扫掉。”

    “好好好。”老师连忙点头。

    夏天,王张卫洗了个澡,坐在椅子上,手捧着一束玫瑰花。

    “丁亦凡!”王张卫一眼望见了人群中的丁亦凡。

    “啊,呃是你呀。”丁亦凡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给你。”王张卫把玫瑰花送到丁亦凡手上,丁亦凡接过玫瑰,有些犹豫的摇着身子。

    王张卫喘着粗气,“要不要表白呀,才认识一天就表白会不会太唐突了,还是先交流一下感情吧。”

    王张卫还没开口,丁亦凡先开口了:“我认识前面一个冷饮店,我们到那里去吃吧。”

    “好哇,我请客。”王张卫见有了话题,立马来了精神。

    来到冷饮店。

    “王哥!总算见到你了,我调班了,我和丁亦凡?丁亦凡?你也在这儿啊。”郝长胜这时候走出来:“你们聊,我不打扰你们了。”说完,郝长胜搂着一个陌生男子的手臂离开了这里。

    “呵呵,你朋友挺搞笑的。”作为富家女孩长大的丁亦凡,见过的世面是比王张卫要多的,在对话中也比较主动。

    而王张卫则是笑着点头:“想吃什么,点,我请客。”

    丁亦凡笑着,指了指:“我要吃这个。”

    “好。”

    “我还要吃这个。”

    “好。”

    这是王张卫三天以来的第一次晚饭:冰淇淋大餐。

    吃完了冰淇淋,王张卫和丁亦凡走在校园的道路上。

    两人在一个湖边坐了下来,在这里,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情侣坐在这里手牵着手。

    王张卫也终于找到了和丁亦凡的共同话题:皇室战争。

    “我认为皇室战争,是以后出人头地的必选道路,这个书可以不读,皇室战争是一定要玩。”王张卫绘声绘色的说着皇室战争的经验及兵种的感悟:“皮卡超人我认为是一张近乎完美的卡,很强悍,但是他的弱点就是??人海战术??”

    丁亦凡也是认真的听着,原来她觉得王张卫很无聊,长得也一般,可是一谈起皇室战争起来,还是挺帅的。

    “咯咯,那照你这样说,你是无敌的喽。”丁亦凡撑着脑袋说道。

    “诶!不是我吹,能打得过我的还真没几个。”王张卫拍着胸说道。

    “是嘛,那我哥哥的地狱飞龙,你皮卡怎么解。”丁亦凡问道。

    王张卫嘴角露出一丝不令人查觉的微笑,他等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呱啦呱啦,两人说了一大堆??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深夜,直到一丝寒风吹到了丁亦凡身上两人才查觉。

    “呃?”丁亦凡看了看手表,才惊觉和这傻瓜聊了8个小时。

    “哇??时间真快,我们也回去吧!”王张卫收拾好垃圾盒就要走。

    “这么晚了,也没车了我们怎么回去呀,你看旁边有个酒店。”丁亦凡看着四周,王张卫笑道:“没事,看我劳斯莱斯,我送你,酒店睡不习惯。”

    送到丁亦凡家是一套巨大的别墅。

    “你要进来嘛!”丁亦凡问道。

    “我!”王张卫指了指自己,笑着摇了摇头,这是什么意思?邀我到她家是喝茶吗?这么晚了不应该是喝茶,难道是那个?不合适吧,才认识多长时间。

    王张卫油门一踩离开了这里。可怕阴冷的宫殿之中,红色的围帘后是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

    “我交待给你的事情怎么样了?”王子坐在椅子上抠指甲,他穿着豪袍,喝着侍女的什么都有,霸气凌人,坐着的椅子都是纯黄金打造而成。

    那黄金椅的两侧有着两个凹槽,凹槽中间的图纹正是传奇卡地狱飞龙和传奇卡幻影刺客。

    幻影刺客,顶着一头绿袍的奇异少女,3费军队,幻影刺客可以向目标发动突袭,造成双倍伤害,幻影刺客,在突袭过程中不会受到攻击。面具掩饰了她神秘的身份??也给她增添了一份高冷。

    拥有地狱飞龙和幻影刺客的王子便是哈希姆皇室的哈希姆王子。

    “您交待的事,属下已经派人去办了,那个人也已经找到了,就是画这幅画的主人王张卫。”亚历山大把王张卫的公主拿出来。

    与此同时,哈希姆王子椅子上的地狱飞龙与幻影刺客的眼睛中都迸溅出一道光。

    “什么?竟然是他,我说阿隆戴特公主为什么会没事去买一个小子的画!原来公主已经预言的传说中的超级骑士,已经出现了。”王子椅子一拍,这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阿隆戴特特地安排的。

    “原来您早就知道了。那,我们还要不要??”

    “即刻行动。”王子把手中的“什么多有”奶茶的吸管折为两半。

    “是?”亚历山大领命而去。

    与丁亦凡相恋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妈妈也还没回来,冰箱里的500个馒头都吃光了,王张卫剔着牙齿,吃着红堤,现在他与丁亦凡的关系如日中天,真是春风得意,容光焕发。

    “我马上就要和丁亦凡表白了。”王张卫掏出从网上买的三千万人民币的钻戒,在太阳下,闪动着刺人的光,。“这东西,可是个好东西。”王张卫从来没买过这么贵的东西,他的劳斯莱斯也才1058万。

    “我马上也要和我的彼特在一起啦,想想就激动。”郝长胜弄着彼特儿送给他的草戒,开心的说道,他也是容光焕发。

    “彼特儿?彼特是谁,怎么这么的耳熟。”王张卫抓了抓脑袋。

    “彼特就是丁亦凡的前男友啊。”郝长胜迷恋的说道,想起那晚,他就脸一红,不自觉的笑了。

    “什么?”王张卫一脸懵逼。这什么跟什么?

    “胜胜。”这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跑了过来,果真是丁亦凡的前男友,那个叫彼特的少年,自从那一次后,他才发现他喜欢的是男人,现在由于之前丁亦凡给他的一些钱,他也开了一个小店铺,做了小老板,踏踏实实的做人,而今天他要带着他的爱郝长胜开着他的法拉利一起去吃顿饭。

    “喔,我的彼特来接我了。”郝长胜快要幸福的晕死过去。

    王张卫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整个世界观,人生价值观崩溃了。

    “你真的和男人在一起了。”王张卫质问,彼特已经走了过来。

    彼特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你好。”

    王张卫点头,和他握手。

    “你就是丁亦凡的现任男友?”彼特问。道。

    “是的,我和她现在很幸福。”王张卫警惕道,这个人有毒。

    而彼特却笑着说:“丁亦凡和我上过十次床,光为我堕胎就有三次。”

    王张卫捏紧拳头,似乎早有怒火:“我不在乎,我喜欢的人我不在乎,只要我喜欢她,我就不会在乎她的过去,她的种种的一切。”

    彼特赶忙劝止:“我说这么多并不是炫耀着什么,在此之前,丁亦凡也和很多男人上过床,并且还不止两手之数,关于她的一切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彼特说着,牵起郝长胜的手。

    “丁亦凡是一个花心的女孩,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纯洁,我觉得你应该问问她一些什么,免得你爱的太深不能自拔,现在放手还来得及。”

    郝长胜对着王张卫朝手:“王哥,拜拜。”之后转过身说了句:“王哥,别太伤心了,要想生活过的去,头上必须带点绿。”

    “我知道了。”王张卫点头。

    远处郝长胜掐着彼特的胳膊:“死鬼,你说那么多干嘛!”

    掐得彼特的胳膊是又甜又软。

    王张卫却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是啊,和丁亦凡认识这么长时间,她也没一直告诉自己她的过去,不是没想到,而是回避着这敏感的话题。

    他以为丁亦凡在此之前就彼特一个前男友,王张卫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可笑的他还是没有勇气去问。

    就在这时,丁亦凡过来了,笑着过来了。王张卫赶忙把钻戒藏起来。

    “今天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丁亦凡笑嘻嘻。

    “没什么,我们到前面走走吧。”王张卫看着又蹦又跳的她说道。

    沿途中,王张卫问:“你的前男友有几个啊?”

    丁亦凡原本微笑的脸变得掉下去:“怎么?你在乎啊!”

    “不是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想回答就算了。”王张卫赶忙说道。

    两个人很尴尬的走着,丁亦凡也没在说什么,只是看着旁边的花草。

    过了片刻丁亦凡说:“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

    王张卫点了点头:“我今天也有点不太舒服。”

    “噢。”

    就这样,6月25号,两个人不拍而散。

    6月25号晚,王张卫回到宿舍拿东西准备回家,这时几个同学笑嘻嘻的看着他。

    6月26号王张卫打电话约丁亦凡出来吃东西,可是电话那边却是一顿不耐烦。

    王张卫独自一人唱了很多酒,流了很多泪。

    “有种难以岂齿的柔弱?”王张卫一唱晕了过去。

    旁边几个人出现了,对着他指指点点,“这个人是谁呀。”

    这时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人走了出来,他正是沈星宇,现在他不开健身房了,准确的说,他的健身房,倒闭了。

    他擦了擦手:“让一让,让一让啊??我兄弟,我兄弟。”王张卫被沈星宇搬到房间之后,眼角爆出泪珠,沈星宇点了支烟看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跟我一样,是个痴情种。”。

    “什么?我的苹果x!”王张卫迷迷糊糊的从醉酒中醒来。

    一看是10086打电话给他,王张卫哭着翻阅着他跟丁亦凡过去的点点滴滴,越看心里越难过,越难过越是要哭,最后哭得晕了过去。“我怎么了?”王张卫酒醒了之后问道。“什么,你记不得了,你这酒醒的可真快。”沈星宇把镜子给他,王张卫一看,自己变帅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