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超级村医 权驭大明 文艺大明星

章节目录 第151章 精神暗示(4200字,求月票,求求订阅!)

      就在小家成偷看爷爷手里的报纸的时候,爷爷忽然毫无征兆的站了起来,仍旧紧紧攥着这份报纸。

    他目光平视着前方,眼神透出空洞,仿佛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小家成被这一幕吓到,赶紧躲回父亲的怀里。

    吴朗则是身手将他搂进怀里,暂时没有说话,抬头盯着父亲。

    老人移动脚步,绕过了沙发前的茶几,一言不发的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进了卧室后,里面再也没有声音传来。

    不多时娄芳给这爷俩一人煎了两个荷包蛋,并煮了两碗油汤面,连同荷包蛋一起端出了厨房。

    就见吴朗父子俩正一眼不眨的盯着爷爷的卧室方向。

    “爸呢?你们在干什么?”娄芳将油汤面放下,“面煮好了,他上卫生间了吗?”

    吴朗指了指卧室,“刚刚进卧室了,我叫他他也不理我。”

    “可能病情已经变得严重。”娄芳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或者是什么病,她只得胡乱猜测。

    “你快吃,我去叫他。”

    话落娄芳往老人的卧室走去。

    “小家成你还要吃吗?”吴朗揉了揉孩子的小脑袋,转过身,拿起筷子开始吃油汤面。

    小家成则是扭头看了看母亲走去的方向,没有说话,显然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里。

    不一会儿娄芳走出卧室,摇头道:“他已经躺床上去了,可能是想睡觉,叫他他也不回我。”

    吴朗点头,一边吃一边说道:“明天一早就去第一医院,如果还是检查不出什么,我们就直接去鹤山找大医院吧。”

    娄芳轻轻叹气,什么也没说。

    谁都知道治病是一个无底洞,小家成的奶奶去年刚刚病逝,在医院躺了两年,花了家里大部分的积蓄,如今爷爷这个样子似乎看上去更加不好治,现在连病因都查不出来。

    现在想来,要是等小家成爷爷再躺病床上,这个家肯定是雪上加霜。

    虽然此刻娄芳的心里这么想,但她并没有说出来,而是一人闷在心里。

    片刻后,她从茶几旁捡起一张云谷市晚报,随意翻了翻,翻到了晚报的第六版。

    这一版一片空白,没有一个字,但这段时间以来,看起来精神恍惚的爷爷就是一直在盯着这些空白的版面在看。

    “你刚才在卫生间你盯着报纸空白版面看什么?”娄芳问。

    吴朗将嘴里的面吞下,摇头道:“没有啊,我只是在看报纸。”

    “我看见你也在看这些空白版。”娄芳道。

    “你肯定看错了,我蹲厕所看报纸打发时间。”吴朗肯定的说道:“那些空白版面我看了,没有什么异常。老爸看着这上面,肯定是大脑开始变得迟缓,或许有脑中风的征兆。”

    娄芳又叹了口气,“爸爸这么饿着不吃东西,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身体?”

    吴朗摇头,“没事,实在不行明天给他办理住院,先输两天营养液,把身体养起来咱们再去鹤山。”

    “这屋里你说了算!”娄芳没好气的道。

    “不不,都听你的。”

    吴朗嘿嘿一笑,把吃剩的碗筷赶紧抬起来去了厨房,不敢再让老婆来洗碗。

    小家成立刻又钻进娄芳的怀里,看起来有些精神状态不佳的样子。

    娄芳道:“已经晚了,妈妈和你洗了早点睡。”

    “嗯。”小家成点点头。

    卧室内。

    在外面客厅传来说话声的同时,侧躺在床上的老人忽然坐了起来,面朝着卧室的窗户,神色木讷,将手里一直攥着的那份报纸打开。

    卧室里没有开灯,显得较为昏暗,不过窗外的路灯倒是比较亮,照射进来隐隐也能看见。

    这老人无声无息的就这样低着头,一直盯着报纸的第六版,一动不动。

    差不多快十分钟后,在老人的目光注视下,报纸的空白页面,忽然出现了圆形的黑点。

    因为四周都是整整齐齐的空白,所以这黑点在出现的刹那显得非常醒目。

    黑点出现之后立刻开始肉眼可见的扩大,随即绽放开,仿佛一张叶子的脉络,快速延伸开去。

    才短短数秒钟的时间,这些黑色线条很快就组建成一个个清晰的文字。

    【原来你还在等着我,我来了!】

    老人木讷的面容,在见到这行文字时,他的嘴角裂开,眼眉也微微弯了起来,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笑容出现后就一直僵持,不再收回,乍一看去,仿佛一个带着小丑面具的人。

    大约十多分钟后,身后的卧室门外,传来对面卧室的关门声,然后是吴朗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的声音。

    那报纸中的文字再次开始变幻起来,不多时,一行新的文字形成。

    【坐这么久你一定也累了,起来站一下吧。】

    在见到这行字后,老人手拿报纸,缓缓站起来,面向着窗户,随即不再移动。

    不过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刚才的笑容,看上去极其诡异。

    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卫生间的灯被关掉,传来吴朗的脚步声,然后是客厅关灯,脚步声走回,经过卧室外,开门进了对面的卧室。

    屋里的一切变得安静起来。

    老人就这么一直站着,低头看着手中的报纸,仿佛连呼吸都已不存在。

    进了卧室后,吴朗看见小家成正躲在被窝里,紧挨着他老妈,他顿时笑了起来:“你小子,怎么不回自己卧室去?晚上你爸和你妈还要开一个重要会议,商谈国家大事,不能被打扰。”

    娄芳白了他一眼,紧紧抱着儿子道:“少贫嘴,小家成一直说害怕,今晚他就在这里睡了。”

    吴朗一愣,莞尔道:“你确定今晚不开会了?”

    “开你个大头鬼!”娄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明天再说。

    “妈妈,你们现在就开会吧,我不说话,不会吵着你们的。”小家成轻声道。

    娄芳面色一尬,吴朗则是使劲憋着笑,对小家成道:“历来的会议主持人都是你老妈,她说不开,爸爸也完全没办法,睡觉吧!三个人在一起不好睡的话,我去外面沙发上睡。”

    话落,转身就要往外走。

    娄芳仰起头道:“等等,别去客厅睡,就在这里睡。”

    吴朗琢磨着道:“你确定待会儿还是要开会?”

    “开你妹!不准出去睡,我们就在一起。”娄芳此刻心里没来由一阵慌乱,补充道:“去把卧室门反锁了。”

    “怎么呢?”吴朗诧异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你先反锁了再上床来。”娄芳摇头。

    吴朗挠了挠后脑勺,一脸懵逼的去把卧室门反锁了,回来一边爬上床,睡在儿子的另一头,一边问道:“你是怕屋里遭小偷吗?老爸还在对面睡着了……”

    “不是。”娄芳道:“说不清楚,就是感觉这样要放心一些。”

    吴朗不再说话,两口子关了床头灯,躺在床上又商量了一会儿给老爷子看病的行程计划。

    不知不觉间,很快睡着。

    老人的卧室内。

    这靠窗的黑影一站就是三个小时,纹丝不动。

    他的目光似乎在盯着报纸的空白处,又仿佛根本什么都看不见,整个人已经被抽离,不在这里。

    片刻后,报纸的空白处那黑点再次显现,很快形成了一行新的字迹。

    【是否感觉身体很冷?】

    老人看见这行字后,身体忽然开始打起了哆嗦,整个人犹如筛糠一般,连带拿着报纸的手都颤抖得厉害。

    只是片刻后,他的嘴唇已经变得乌青,眉毛泛起了白霜,手脚冰冷透骨,牙关打颤,全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是否感觉很厌恶这个世界?】

    老人的表情一变,五官揪在一起,瞬间浮现出一股极度厌烦、怨恨的表情。

    抓着报纸的手握紧成拳头,连手指骨节都咯咯作响,咬牙切齿的盯着窗外。

    【这个世界其实很丑恶,佛口蛇心、世态炎凉,种种趋炎附势,人走茶凉。这一切通过你的眼睛,统统反映在你的大脑里!想要不再感受到这一切,就把它们挖出来,还自己一片清明。】

    身体微微一顿,老人的右手伸直,探出食指和中指,弯曲成勾,没有任何犹豫,将两根手指插入眼眶中。

    不多时,两颗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有些黏稠,吧嗒一下掉到地板上并没有滚动,伴随着一滴滴血液,顺着垂下的手指滴落。

    在此过程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报纸上的文字依然在浮现,虽然此时的老人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但似乎并不影响他理解到这些文字。

    这一幕极其诡异。

    【屋里同样充满了邪恶,但它们统统躲藏了起来。找到它们,不过在此之前,你需要一把利刃,作为灭掉邪恶的辅助手段。】

    老人慢慢转过身,仿佛什么都能够看见一般,走到卧室门前,扭开门无声无息的走了出去。

    因为他没有穿拖鞋,又走的很慢,所以连脚步声也没有,轻车熟路的走到厨房内,在此过程中一直都没有开灯。

    来到刀板前方,伸出手抓住其中一把插入刀架中的锋利雪白的厨刀,随即转身,原路回到自己的卧室门口。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进入自己的卧室,而是面向对面的卧室,靠近两步,将整个身体贴在了对面的门板上。

    迷迷糊糊中,瞌睡较轻的娄芳忽然被一阵响动惊醒,她睁开眼看了看,发现窗外还是天黑状态,说明此刻应该是凌晨。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才凌晨两点过一点。

    刚才抱着自己入睡的小家成,此刻已经松开了手,睡得正熟,因为两人靠得太近,此刻小家成额头上满是汗珠。

    另一边的吴朗发出轻微的鼾声,同样睡得死,没有被刚才的响动吵醒。

    娄芳扯了一张纸巾,给儿子擦了擦汗。

    小家成嘴里嘟嚷一句,似乎是在说梦话,但听不清楚说的什么,翻身过去继续睡着。

    咔哒!

    卧室门的方向,传出一道清脆的响声,这一次被娄芳听得清清楚楚。

    她立刻下了床,心跳加快,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蹑手蹑脚的对着房门走去。

    靠近房门后,眼睛已经完全适应周围的黑暗,就见那卧室房门的把手,正在被轻轻扭动,但因为已经被反锁,所以扭到一半就无法再移动,再次发出咔哒一声。

    外面有人!

    娄芳心中一惊,更是心跳加剧,后退两步,准备叫醒正在熟睡的丈夫。

    不过那人似乎放弃了继续开门,门把手不再扭动。

    片刻之后,一阵细微的刮擦声响起,好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在外面的门板上刮擦,又好像是指甲在抓挠门板。

    娄芳不再犹豫,来到床边,快速把丈夫摇醒,嘴唇颤抖着道:“吴朗,外……外面有人!卧室外……”

    吴朗本来皱着眉头,迷迷糊糊的,不过听清楚娄芳说出的话后,他立刻清醒,一屁股坐了起来。

    “你说什么?”

    “卧室外面有人,刚才准备开门,但门已经反锁没能进得来,现在那人又好像用什么东西在刮门。”

    吴朗赶紧下床,也是轻手轻脚靠近卧室门,他仔细听了听,外面没有任何声音。

    揉了揉眼睛,又轻轻拍了拍脸,使得自己能够更快清醒。

    努力睁大眼睛,低头看了看那门把手,也没有被人在外面扭动的迹象。

    吴朗回过头,压低声音道:“你是不是听错了?”

    娄芳摇头,斩钉截铁道:“绝对没有,我刚刚还看见门把手在动,幸亏你睡觉前反锁了!不然那人绝对已经进来。”

    吴朗诧异的再次看向房门,他走近一些,仔细听了听,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随即他把耳朵贴在房门一侧,这么一听,果然发现门那边有动静,是一种很轻微的刮擦声,就好像有人正用指甲在从门上划过。

    他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以便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又听了片刻,吴朗直起身,回过头来,正要对娄芳说话。

    噗的一声!

    就在他的脑袋离开房门这段时间内,一把锋利的厨刀刀尖穿透了刚才脑袋靠着的门板位置,大概有一半的锋刃穿过了这扇门板。

    夫妻俩猛地一惊,吴朗更是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他这一惊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自己祖坟冒青烟,烧了高香,竟然在那尖刀穿透门板的刹那之前,脑袋先一步离开了刚才的位置。

    第二个吃惊的原因则是,外面的人明显手劲不小,这卧室门板算是厚实的一种,本身就比较沉重,那人竟然可以一刀将门给穿出一个窟窿,这绝不是常人的力气可以办到的!

    “我敲……敲你吗!”吴朗心颤之下,对娄芳快速吩咐,连舌头都捋不直了,“快打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