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超级村医 权驭大明 文艺大明星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I十四章:蜘蛛(II)

      片刻之后,蜘蛛离开了露台,带着愉快的心情去操办墨檀交给她的新任务了。

    尽管没能如愿加到后者好友,但在坦白心绪后依然没有被墨檀当成麻烦断绝联系这一点让蜘蛛心情大好。

    好到她甚至忍不住在离开时以极高的分贝哼起了五音不全的小调,顺便还捅了一个看热闹的路人两刀。

    虽然只是皮肉伤,距离闹出人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能够在自由之都这种地方如此明目张胆的掏刀子捅人,没有足够的勇气、实力以及底蕴是很难做到的,毕竟就算你是个史诗阶强者,也很有可能在随手弄死个低阶杂鱼后被人家上面那些更猛的人给打扁。

    而蜘蛛虽然有勇气掏刀子,但她的实力和底蕴其实都不怎么样,一个【处刑者】预备成员的身份更是屁用没有,这种见不得光的事不说还好,要是蜘蛛真说了,但凡消息传开,第一个上门弄死她的估计就会是【处刑者】的人。

    那么,她又是凭什么才敢随便在大街上捅人呢?

    原因其实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蜘蛛只是单纯的疯了而已。

    准确点说,应该是——【疯了·无罪之界限定】

    与现实中那个相貌精致、温柔恬静、博学多才的高级助教诸芷不同,游戏里的蜘蛛正如她自己所言,意志力极为薄弱,虽然在必要时候依然能够像刚才那样冷静地与人进行对话,智力与学识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她都无法像在游戏外那样不间断地控制住自己。

    或许并不是她控制不住,只是她不想控制罢了。

    作为一个有智慧、有三观、有道德意识的人,蜘蛛从小到大都在为让自己表现得与别人一样正常而努力,而她的努力也并未白费,直到长大成人后都没有任何一个除了她自己之外的人看出丝毫端倪......疯狂的端倪。

    但在接触到无罪之界后,被‘找到真实的自己’这句宣传标语吸引的蜘蛛很快便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平常活的太苦、太累了,但只要自己不想在悔恨中被送入监狱或者医疗机构,就必须这样一直‘累’下去。

    她对此没有丝毫怨言,因为现在的生活正是她喜欢的,现在的她可以尽情跟溺爱孩子的双亲享受天伦之乐,可以隔三差五跟聊得来的同事一起逛街、购物,可以跟那些讨人喜欢的好小孩或者坏小孩们打成一片,甚至还有能够让自己觉得脸红心跳的异性,这种从各种意义上都足够幸福的生活没有理由被打破。

    是的,绝对没有理由被打破。

    这个始终在与自己那异于常人的精神状态抗争,幸福平安地活到了二十六岁的女人坚持着这一点。

    但......仅限现实。

    换而言之,也就是在现实之外的地方,她对自己的要求远不如平时那样严格。

    比如说,在无罪之界里,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蜘蛛几乎从入坑开始就没干过一件正常人干的事。

    这一点,有些像之前被墨檀干掉的西门喷火,不过段位却是要高太多了。

    简单举个例子,众所周知,那位论坛马甲为【被超神般的杀戮】的大神在其新手期间有多么会死,其不屈不挠的精神与稀奇古怪的死法更是被无数玩家所推崇,但几乎没有人知道,蜘蛛才是整个无罪之界的玩家中死亡次数最多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不过与科......我是说与那位【被超神般的杀戮】相比,蜘蛛根本就是在自己作死。

    她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一般,在无罪之界中忠实地遵循着自己心底那份疯狂的冲动,肆无忌惮地将其付诸于行动,至今为止,其累积死亡次数已经超过了五十次,堪称无罪之界之最。

    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兴趣使然,另一方面则是蜘蛛发现自己在游戏中‘泄压’后非但没有像染上毒瘾般全天候难以自制,甚至在现实中还变得比过去更加‘自律’了,这一全新的发现让她欣喜若狂,从入坑第三天开始几乎每天都泡在游戏里整整12小时现实时间,而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危险系数亦是与日俱增。

    一个单纯的疯子并不可怕,但问题在于蜘蛛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疯子,事实上除了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冲动行径之外,她的智商完全与常人无异,集中力与毅力方面更是在多年的锤炼下远高于社会平均值。

    至于她愈发变得危险的原因也很好解释,简单来说就是在游戏中以‘宣泄’作为主要目的的蜘蛛发现如果自己永远死在建立角色后的几小时内,所得到的乐趣着实有限,尽管比起过去那二十几年来说已经很过瘾了,但横向比较的话,能够随便被人扭送到监管设施或当街打死的实力真心有点儿不够使。

    想肆无忌惮的胡闹,得到更优质的宣泄与快感,就必须变强。

    但如果想要变得更强,就必须在过程中尽量夹着尾巴做人,至少不能像最开始那样随心所欲的发疯。

    蜘蛛一度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最终,她选择了一个比较折中的方式,那就是在以后的成长过程中稍微克制一下自己,如果实在压抑不住的话也尽可能地想办法保全自己,除非实在上头到了极点,否则还是尽可能地活下去。

    在那之后,她的死亡次数降低了不少,尽管还是会经常因为种种无法克制的疯狂行径把自己作死,但比起最初那段日子没几个小时就要重建一次角色时已经好太多了,而她所收获的快乐亦是越来越多,现实中对自己的掌控能力同样也变得水涨船高,控制各种冲动的负担几乎还不到入坑前的一般。

    终于,在某一次存活时间足够长的游戏过程中,蜘蛛被无罪之界排名第三的杀手组织【处刑者】找上了门,并顺利成为了后者的预备成员之一,在那之后,得到了更多资源的她实力飞速攀升,竟是整整三个月都没有死过一次。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摆在她面前的是两种可能性。

    第一,像以前一样折在某个地方,重新开始她的泄压轮回,并在未来的某一天顺利治好了自己的精神问题或者变成一个真的疯子。

    第二,在常人无法存活的险境中以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进步,顺利从预备役毕业,真正成为【行刑者】组织中的一员,变成无罪大陆数一数二的危险人物,最终被加雯看上,并被后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服,以一己之力杀光【行刑者】所有正式成员后奔赴西南,加入某个深不可测的阵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危险人物’。

    但是......

    这个世界总有太多的意外,所以蜘蛛出于某种原因并未踏上前面那两条需要披荆斩棘的道路,而是追逐着某个背影,走上了一条......不太好用语言形容的路。

    看到这里,诸位估计早就已经想明白了,没错,那个‘某种原因’就是人格为【混乱中立】的墨檀,而‘某个背影’自然也就是在无罪之界中名为檀莫的那个人的背影。

    机缘巧合之下,最近一直在自由之都活动的蜘蛛邂逅了一个奇怪的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疯子,尽管有着人类的外壳,确实一个从内到外动充斥着混乱的聚合体,而令她感到惊讶的是,那个人明明有着比自己更为甚之的疯狂,却依然能够游刃有余地进行着他那并不怎么正常的日常,甚至还能拥有自己的社交圈,有朋友、有下属,甚至还有......很多应该是女朋友的人?

    这让始终觉得自己一旦不再压抑心底的疯狂就会失去一切的蜘蛛深受打击,打击之后是冲击,冲击之后是刺激,最终,被刺激到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蜘蛛做出了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极端的选择。

    那就是靠近那个人,学习那个人,甚至追随那个人,只要能让自己也能变得像那个人一样在不压抑自己的情况下依然能够从容生活,自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当然,仅限在无罪之界里。

    蜘蛛是一个能把游戏和现实分得很开的人,所以就算在那一刻的情绪再怎么强烈,也绝不会允许无罪之界中的自己影响到现实生活中的自己。

    不过,这就够了。

    对墨檀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了,不枉费他一片苦心的那种。

    所谓的苦心,大概可以总结为所谓的‘机缘’也好,‘巧合’也罢都是墨檀在注意到自由之都存在着蜘蛛这么一号人以后故意设计出来的,虽然算不上容易,但鉴于蜘蛛的特点,这种程度的操作自然难不倒已经悄然将情报网蔓延出去的墨檀。

    没错,他是故意的,也只可能是故意的,否则就连双叶都无法捕捉到的墨檀自然没理由被蜘蛛发现马脚。

    而在具体接触,简单来说就是墨檀在自己终于无法承担琉璃亭的房费后故意设了个局让蜘蛛发现‘身负重伤’的自己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赚到了。

    起初,墨檀只是本着想骗一把好用的刀,比如一个有着反社会倾向的脑残疯子什么的,结果直到他真正跟蜘蛛打交道之后才知道,虽然这人确实挺疯的,但脑袋可是一点儿都不残。

    恰恰相反,她还挺聪明的。

    聪明到能去做很多事,又完全不会脱离自己控制的程度。

    所以他改变了原本的计划,非但没有热情地拉拢蜘蛛,反而终日占着人家的房子对人家爱答不理,并在这个过程中稍微展露了那么一点点本性。

    再然后,就有了刚刚这番在蜘蛛眼里收获颇丰但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性的成果,在墨檀眼中却已经基本定下来未来发展基调的对话。

    毫无疑问,蜘蛛是一个内心中潜藏着疯狂的人,但什么事都怕比,比如现在的墨檀面前,前者那所谓的疯狂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她虽然疯,但疯的还是太老实。

    老实人,好利用。

    墨檀就这样给蜘蛛贴上了标签,自作主张地完成了这笔双赢的交易。

    自己会给她想要的,而她则会去做自己懒得做或者没时间做的。

    “令人愉悦的邂逅。”

    他重新拿起了那本故事集,玩味地笑了起来:“只可惜我不是那种能够不断往自己身边吸引人才的事儿逼体质,想要个有用的人都得精心挑选谋划一番,真让人伤心。”

    嘴上说着伤心的他抿了口咖啡,痴痴地笑了起来,笑得越来越大声,并在半分钟后主动断开连接,离开了无罪之界。

    没办法,为了不让似乎有些不大对头的‘自己’闹别扭,这种无关痛痒的小小妥协也是必须的。

    毕竟,生活本就是自己与自己之间不多妥协的过程。

    “只不过我这边的妥协更加具体一点。”

    从游戏舱中起身的墨檀咧嘴一笑,走到餐桌前启动了电脑,用论坛的某个置顶帖作为密码给某个平板少女写下了‘你妈炸了’的留言后便给自己拿了瓶dr.pepper,慢条斯理地喝了小半瓶后才仰倒在沙发上,不情不愿地开始变态。

    五分钟后

    “唔......”

    从沙发上撑起身体的墨檀厌恶地看了眼面前那瓶dr.pepper,然后在五分钟内第二次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取出了大象......我是说冰阔落,美美地喝掉了半瓶后又重新倒在沙发上。

    两分钟后,他面无表情地起身上了个厕所,然后继续会沙发上躺。

    又过了五分钟,墨檀苦笑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动作飞快地把桌上的dr.pepper和冰阔落放进冰箱,然后小跑着冲向游戏舱,动作干脆利落地躺了进去。

    又是两分钟过后,他无奈地从游戏舱中起身,去上了个厕所。

    ......

    游戏时间pm20:18

    【已检测到您的精神连接,正在同步个人信息......】

    【失期,法皆斩,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啊?!”

    【欢迎回来,守序善良的默,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

    第八百六十四章: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