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超级村医 权驭大明 文艺大明星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心中有愧,拳法自然有瑕

      金陵城,夜色深沉如墨。

    绝望之剑,如一柄斜斜的大尺般插在浮尸桥的中央处。

    黑暗、绝望、血杀、狂怒,这四柄魔剑是金陵军区沉沦到深渊时,华夏遗民为求生存以举城之力铸造,汇集了亿万人之信念精神,以无数人类与魔物的尸骨为燃料,辅以铸剑师满腔的悲亡恨意……如此不祥造物,基本上谁用谁死,非大气运者或者超凡之人不能驾驭。

    后来深渊魔龙王侵犯巫师世界,被巫师之王击败后,签下了暗黑契约,以其七阶邪恶龙神所拥有的无尽魔力化为五大界域,当时被深渊吞噬时间不长,还处于相对浅层的金陵城就被罩了进去,自那之后这座巨城虽然依然处境艰难,但至少不会再遇到三阶以上的深渊生命了。

    其后恍若接力一般,中华武士会的陆地仙人李静玄不知道在哪里得到了这条消息,他带着会中精锐高手直接杀入第二界域,砍杀了第二界域的守关boss,并且顺势一刀爆出整个金陵城,只是他自己与中华武士会的丹师也被困在第二界域,不然现在金陵的时局会好上许多。

    中华武士会毕竟根基浅薄底蕴不足,暂时失去了李静玄与一众丹师支柱,恍若蛇无头一般,在巫师城其它学派或明或暗的干扰阻挠下,许多行政与原本制定的计划根本就无法推行下去,堪堪自保。

    金陵城这几年历经波折,在最早期铸就的四柄魔剑失落其三,朱鹏之前只见过那柄名为“黑暗”的斩首大剑,而今天看到萧破军身后那柄像巨尺一般的重剑时,他脑海中就浮出了“绝望”二字,它是金陵军区四大魔剑之一的绝望,不知道怎么辗转落入了萧破军的手里,并且被他借助剑威淬炼锻化自己一身暗雷斗气,渐渐的,就把那暴虐难控的暗雷斗气修炼得如水一般,在保持威力与杀伤的前提下如支臂使。

    黑暗的夜空,沉寂下来的魔龙王封印恍若白玉满月般高悬于空,浮尸河江水滔滔流淌,朱鹏调整着自身状态与萧破军对峙于铁桥之上。

    这时,他的身后黑暗中走出几名提着武士长刀,周身幽暗恶毒气息恍若妖魔般的女忍者,这些身材窈窕的女忍者手中提着一颗又一颗犹自滴血的头颅,正是之前追杀朱鹏,但后期已经达成各奔东西默契的追随者武士。

    萧破军与金色短发的俏丽少女在前,气质如妖如魔的五名女忍者在后,前后夹击,左右合围,朱鹏今天陷入了必死无疑的杀局。

    “原本,应该是由夜莺组先暗杀你,在你杀光这些忍者,各种隐藏的暗手杀招施尽,完全陷入强弩之末状态时,我再出现取你性命的。原本计划是这样的,你说如果按这个计划一点点施行,你死不死?”

    “必死无疑,以我之前的状态再陷入这五名女忍者的暗杀陷阱,死的可能就已经近半了。这些妹子明显经过全套的忍道训练,心性如妖魔一般,杀人时完全有可能干掉比自己强出几倍的对手,你拿她们当消耗品,然后你再出来杀我,那我肯定死定了,哪怕比现在再厉害一倍,也没有多少逃生的机会。”对于萧破军的疑问,朱鹏在略微思索后点头应是,自觉真按之前那种计划来推,以此时的状态,真的是死定了。

    “你我都是武人,我虽然必然要杀掉你,但也不忍心武当纯阳宗的千载绝学就这样彻底失传,所以我打破了计划提前出现,让你我之间相对公平的打上一场,你尽情施展纯阳宗的绝学武功,我能领悟几分算我自己本事,也算是给你武当纯阳一脉留下了些许香火,怎样?”

    “………放心,我绝对全力出手,以打死你拖个垫背的为目标。”

    “你没那个机会的,好好一个出家人不专心自己修行,成天奔波来去给世人做牛马,你,根本就不配武当纯阳宗的传承。”话语至此,略略吐气高处,下一刻萧破军周身暗雷激荡他脚步一滑游龙摆尾一般,弓箭步,与朱鹏之间几十米的距离晃眼就到,那暗雷密布的重拳已然轰向了朱鹏的胸口。

    “为国尽忠,为友尽义,为长辈尽孝道,这是因缘也是责任,不偿还这些因缘,不完成这些责任,所谓的出家人也不过是一群败犬罢了。

    自古以来,能成就仙道者代代皆为人杰,连自己的责任都无法承担,这样的修道者,永远无望纯阳丹道境。”似缓实疾,当朱鹏话语说尽时,萧破军的暗雷之拳刚刚袭到胸前,显示出朱鹏不逊色于对方的时机把握能力。

    脚下马步扎稳,单掌五指叉开,当空一拍,势若狂雷落九天。

    这道千钧拳势从上而下,以横破直,当头轰击,气力的运转令朱鹏浑身衣袍被鼓荡吹动,猎猎作响,这一刻他的气质威严恍若天穹之上雷公一般,站立在高高的九重天上,惩罚人间之邪恶,扫荡天下之妖邪。

    这样的意志心法,这样的道门武功,卑鄙龌龊之辈,如何练得?

    以武当纯阳童子气功催动压箱底的道门绝学五雷掌,同一时刻朱鹏周身还有明亮的斗气粒子凝聚:上帝武装荆棘斗气,以光御暗,以荆棘反弹雷劲,以道门五雷手化解八极拳刚猛无双的扑杀之势。

    砰!

    萧破军势破千军般的狂暴一拳,被体魄、武功、斗气皆不如他的朱鹏寸步不让的硬接了下来,甚至光明消融黑暗,荆棘反弹雷霆,朱鹏拳法武功之中,犹有绵里藏针的反击之势。

    朱鹏自成为职业者以来,除了一点属性点在体质外,其它属性全点在了精神力上,但强大深厚的精神力对于他的武功修为没有增益吗?

    恰恰相反,华夏武功丹道是一种对于体魄与精神的双重修炼,低阶段时可能相对专注于身体,但到了高的阶段,对于精神心灵修养的要求会逐渐拔高到夸张的地步,不说成为丹道境高手所必需的精神体悟,仅仅是高明武人在比武交手过程中,于电光火石间看穿对手招工变化甚至出手破绽,这都需要巨大的精神消耗。正是因为这种身体与精神的双重修炼,所以地球的丹境高手在巫师时代才可以轻易的就职其它职业,并且以境界统御职业飞速提升。无论武职者还是法职者,只要符合了丹境高手本心再领悟了相关职业精要,就可以就职,当然,地球武人积累到丹境的资粮也只够就职一类的,并不是说你是丹道境高手,就可以兼一串副职业。

    此时萧破军硬功刚强,朱鹏软件强大,两者双方的生死决战之下,朱鹏的双目之中射出诡异惊人的异芒,黝黑得瞳孔中有神光微微流转,仿佛产生了看穿一切甚至掌控人心的魔力。

    唰!

    拳掌相击未占到半点便宜,萧破军下盘的腿脚却是急速地动了,他这甩脚一削之间,诡秘阴沉如同蝎子精的倒马毒桩,一旦削踢到,别说人腿,实心木桩子都会直接踹得粉碎。

    五毒拳,毒蝎摆尾。

    明里八极强攻,暗地五毒杀人,从这套武功路数中就可以看出萧破军这个人的心性,刚猛强悍中有着魔鬼般的阴毒狡诈,真是极可怕的男人啊。

    朱鹏一身横练硬功,一般的拍打轰击并不畏惧,但也得看出手的是谁,像萧破军这般强横可怕,一身高明武功兼修暗雷斗气的强人,随便一拳一脚都破坏力极强,不能硬挨硬扛。

    所以朱鹏脚步斜踩,身形穿梭于正反八卦步中,疾速得与对方拉开距离。

    然而萧破军双眉一扬杀气陡升,他整个人如一尊绝世杀神,脚步猛趟地面,轰隆隆地逼迫追杀,暗雷涌动八极拳法刚烈如虎,势要杀人夺命,招招狠绝,式式必杀。

    朱鹏退,他就进。

    然而在正反八卦的颠倒错乱中,朱鹏的身影在夜色下疾舞,在短短一瞬间让萧破军失去了对他的把握,而这一瞬间,足够了,夜影缤纷如潮水般涌向萧破军,而朱鹏猛地在最不可能的角度扑杀出来,此时此刻他周身有黑暗的气息笼罩,双目之中都射出蕴涵如狼般兽性的红芒,全身肌肉膨胀如一条条蟒蛇缠绕,那双原本细腻洁白的双手此时此刻覆盖青筋布满了铁一般的可怖颜色,给人的感觉就恍若从地狱中伸出来,带给人间死亡与恐怖的鬼手一般。

    左道魔功青魔手:杀招,群魔乱舞。

    以一瞬间玄奥步法变化带来的优势,就让朱鹏杀得萧破军先机失尽险象环生,他此时此刻催动了狼斗气奥义残暴,在短时间内状态尽复巅峰,甚至犹有胜之,嘶啦、嘶啦、嘶啦……

    一瞬数十爪,分筋错骨未肯休、撕心裂肺意未犹、挫骨扬灰十世仇。

    夜影闪烁,爪法凶狂,仅仅只是一瞬间,萧破军便全身上下皮开肉绽,身体各处都出现了相当不浅流血不止的爪痕,然而当朱鹏以挫骨扬灰十世仇的爪法终式按向对手的咽喉要害时,处于下风但目光依然幽深平静的萧破军终于低喝爆发了,对于他和朱鹏这种恍若怪物般存在来说,流血与受创,仅仅意味着战意更加的勃发,武功更尽一步的施展。

    “啊……”狂暴雷暴扩散爆开,朱鹏精神敏锐身法迅捷,他猛地向后跃,恍若一只滚动过油锅的锦鼠般,唰地一下以一种不可思议般地迅捷速度滚地避过了萧破军周身绽放的暗雷劲力。

    然而,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如果朱鹏有持平甚至接近于萧破军层次的斗气功力,他刚刚绝对拼着受伤也要将之打压到底,而不像此时一般,看似占了便宜,实际上对方瞬息扳回劣势并且回气蓄力,杀招已成。

    金陵浮尸大桥上,半空之中恍若有巨大的月弧状的雷霆轰鸣砸落:暗雷斗气“冥雷八方镇狱诀”杀招“月毁星沉”。

    萧破军此时手中无剑,然而他居然硬生生以手掌接狂暴的雷霆之力,然后下一刻竖臂如枪,向着那难缠的宿命之敌突击而去,说来缓慢,实际上却是快绝也是狠绝,速度快得恍若瞬移一般,刚刚起身的朱鹏若非本能预判般强施一记铁板桥,瞬间就会被这一记突击刺穿,挂在萧破军的手臂上被暗雷斗气炙烧成猪肉串,不要问我为什么是猪肉而不是羊肉。

    以铁板桥避过了凝聚巨大暗雷斗气的月毁星深穿刺,这一招就没有更进一步的破坏力,然而朱鹏却已然陷入了绝对了劣势,在他面前的萧破军一膝盖就直接撞向对手的下阴要害,这里是天下任何硬功的绝对罩门,就算是少林似所谓的铁裆功、铁蛋功,也不可能真的把人体下阴也修炼到如铁似钢抗击排打的地步。萧破军这一膝会直接轰穿朱鹏的下半身,然后随手一拳就能打爆对方的脑袋了,比斗到了这里,不远处的五名忍者都收敛了杀气,那名金色短发的漂亮女孩也在嘴角上掀起一抹残酷的笑意。

    砰,萧破军的重膝盖轰破了朱鹏双腿的夹击格挡,重重撞在了男人下阴部位……然后那个本该黄的、白的一起都爆出来,下半身直接瘫痪的家伙恍若失去压力的弹簧一般,猛地以铁板桥起身,双手之上光暗之气交融,带着一股隐隐的雷动之声,轰然拍了萧破军结实的胸膛上。

    光暗斗气一瞬杂糅产生的穿透力,道门杀伐雷法五雷掌的破坏力,魔门青魔手刚劲狠毒,这神魔一炉,光暗一体的掌法,直接炸开萧破军胸膛上所有的皮质甲衣,硬生生在他金属般坚固的肌肉上印出两道镶嵌一般的掌印。

    下一刻,萧破军体内的汹涌斗气本能的涌出护主,而朱鹏借着这股力道对冲的爆炸力量,整个人如生翅膀般飞出了浮尸桥。

    浮尸桥下,滚滚江水之中,一群穿着紧身劲装的忍者猛地破水而出,拿着无数武器就要把那个即将掉下来的男人乱刀分尸,然而伴随着法术灵光一闪,一头握着巨剑,双翼顶角三棱尾的恶魔突兀出来,它接住了下坠中的男人,挥舞双翼高速飞遁离去。

    “sb了吧,爷会飞……咳咳。”

    向大桥上越来越渺小的几个人挥了挥手,朱鹏一边吐着血一边推揉小腹,把缩入腹中的阳物一点点挤出来。

    太阳穴、眼睛、咽喉、膻中、肋下、下阴,这些都是天下硬功统一的罩门,然而朱鹏修炼铁头功、油锤贯顶弥补了脑袋上的罩门,修炼银枪锁喉术弥补了咽喉上的罩门,修炼缩阳入腹术弥补了下阴处的罩门,这些都是看起来很不起眼,没什么大用,但实际上关键时候可以救命的秘术,再次拜谢纯阳剑客张老爷子,老人家捶打教导,又救了朱鹏一条命。

    然而就在萧破军半跪在桥上大口吐血,那些忍者都目瞪口呆之际,一直抱怀而立的金色短发女孩,她突然目前一步举起了一支漆黑色雕刻着恶魔图纹的手枪。下一刻,女孩冷笑着扣动板机,整个世界一瞬间布满了粘稠的血色漩涡,持枪者与目标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金陵军区十名枪之:夜色凋零。

    砰地一枪,朱鹏立起手掌防御,子弹却直接贯穿,弹头打在朱鹏脑袋上,殷红色的液体飞溅……武功再高,一枪摞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