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超级村医 权驭大明 文艺大明星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十车震

      “二十……”李敏没说出来,用嘴型表示给张旗看,显然是不想让许茂昌知道。

    “嗯。”张旗点点头,二十元的价格,和他心中的估价差相仿佛。

    张旗无法马上就从这几条牛仔裤的洗水上看出可能会有的问题,但他对不同服装品牌公司的代加工协议都有一定了解。按说这种体量的订单,错过交货离船期的不是没有,但相当之少,毕竟哪个工厂都不会拿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违约亏损当儿戏。

    里维斯也不是不知名的小品牌,下订单之前都会提前派人验厂,视察工厂的环境,查看工厂的工时、薪酬记录,解释各项条款和标准,在针对验厂报告进行评估后才会确认订单下达,几乎不存在把订单交给不合乎标准的小厂代工。

    同样的,像里维斯这种国际知名品牌的订单,大多会采用信用证的方式支付货款,几乎不会出现跑单的现象。

    所以出现两万件的库存,要么是工厂和里维斯公司在沟通上出现了问题,导致工厂生产的成衣与原设计版衣出现大的偏差,比如牛仔颜色洗水前后不一致、袋布面料有差异、大货不对样板等,出现这种情况,双方都会承担一定百分比的损失;要么,就是工厂在成衣出现问题时隐瞒了一些情况,交货时无法通过qc,被打回重做大货,因此错过交货离船期造成的违约,就需要工厂负全责了。

    张旗把手上的牛仔裤拿到车窗旁,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腰线及锁边的赤耳都有一定偏差,虽然不是很明显,也不影响穿着,但也知道这就足以让里维斯那边打回返工重做了。

    无论是为赶货期订单外包出现了质量问题,还是这个工厂内部本身就出了问题,工厂急于收回成本、减少损失,张旗心里清楚这批货在价格上就不会太高,二十元也是一个相对合理的价格。

    但是张旗同样知道,这批牛仔裤的数量之大,出仓已经不是工厂可以完全做主的了。

    毫无疑问,与里维斯品牌商签订谅解备忘协议,将是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以剪标方式为前提,以包仓的形式出货。

    两万条牛仔裤,张旗不认为李敏目前手上的客户资源能够消化掉,即使加上王胖子能走一批,以他现在的卖场规模,三五千件也是极限了。

    当然,牛仔裤的季节之分并不明显,如果资金宽裕,这批货拉回去慢慢出,总归是赚的。

    李敏见他张旗蹙着眉头看着手上的牛仔裤,只当他发现了什么,问他:“你看半天看出什么了?这个价格,应该不会是仿的了吧?实在太便宜了……”李敏倒没忘记上次的教训,只是这么一条牛仔裤,二十元恐怕面料成本都不止,还不包括人工、洗水。

    “这个价格仿不来,要亏死……”张旗笑道。

    “看出什么问题了?”

    “库存多多少少都有些瑕疵。”张旗笑了笑,没提他发现的几处瑕疵位置,李敏答应暂时不把分润的事情告诉二婶,还很关心自己做网店的打算,能做到这一步,说明自己上次帮她鉴别出仿单和对服装面料熟知的表现,已经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也确信自己是在服装这行业上用了心。这时却没必要再卖弄自己的见识,问她:“怎么,这批货你打算要下来?”

    “先看看再说……”李敏有些迟疑地道,停了一下,又问他:“你觉得要是全收下来怎么样?”

    李敏这样问他,张旗心里就明白她现在的资金估计有点够呛,至少收购这批库存需要的近五十万资金,对她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压力吧?

    “要看具体的库存构成,要都是这种10安左右的大众款居多的话,倒不是不能收下来。哦,安是牛仔布厚度单位,你摸摸这条的面料,8到12安就是我们最常穿的牛仔裤厚度,对季节的适应性没那么敏感,四季都能出货。这个价格和品质,倒不用担心会成为垃圾货。”

    “哦哦……”李敏一脸了然。

    “全收的话,得不少钱,你打算怎么出货?手上的客人够吗?”

    “两万多条还是太多了,要是工厂肯分批量出的话就好了。”李敏颇为可惜地摇摇头,她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实在太小,“王先生能走一部分……”

    “他能收几千条就差不多了。”张旗知道她说的就是王胖子王宏贵,问她:“手上还有其他客人吗?”

    “有一些,不过都是散客,一次能拿个几十条……”李敏眼神有些黯然,工厂联系上她时,她就颇为意动,这个价格实在太诱人了,仔细考虑过,真要两万条都甩出去,怎么都能赚回二三十万来。

    只是这中间出货的周期长短,她也朦胧地意识到一些问题,此时听到张旗问手上的客人够不够,想起除了北方的几个客人能一次走几十上百件,平常的散客小客人一次最多拿一两手码,十件二十件就已经顶天了,掰着手指头数了数,却已经没有乐观的信心。

    五十万几乎是她目前全部的流动资金,还要找薛珊珊借一点,但店里不可能就只经营这么一款牛仔裤。拿下这批货,势必会占用其他款式的资金,要是出货周期拉得太长,都不知道拿什么去补充店里的品类。

    这层顾虑其实一直存在她的心里,只是就这样放弃这批库存,李敏又有点不甘心,就这样犹豫着、被动着给推着走,眼看工厂要求今明两天就要给答复,才想着拉张旗过来当参谋。

    张旗看出她也有点举棋不定,说道:“那就到地方先看看库存情况。”帮她把牛仔裤都收回塑料袋里,转过脸问许茂昌,“许叔叔,还有多久才能到?”

    “四五十分钟吧。关外现在到处在修路,不是很好走。”许茂昌透过后视镜与张旗交谈。

    “哦,还要那么久啊。”张旗回过头看,抻了抻懒腰,看着正想心事的李敏,说道:“敏姐,我先睡会,中午没午休,眼皮都在打架了。”

    “嗯。”李敏点点头,把装衣服的塑料袋放脚下,看着张旗靠着车窗,不一会就传来熟睡的呼吸声,看着他线条分明的侧脸,还带着少年人的稚嫩,摇摇头,便也背靠着座椅假寐。

    梦里跟几个面目模糊的妖冶女郎纠缠着,张旗醒来时,直觉得身上死沉死沉的,半片肩膀都好像给什么压住一样。侧头看见李敏靠着自己的肩膀正在熟睡,车厢里很安静,张旗肆无忌惮地凝视着她近在咫尺的娇美脸蛋,眼睫毛长长的挑出来,眼线极美,鼻梁高挺,唇形的弧度异常的柔美,尖而圆润的下巴,肌肤细腻洁白,娇嫩得想让人去咬一口。

    李敏的右手紧贴着身子挤在张旗的肩膀下,右峰压在他的肩膀上,张旗却没有感觉到多少柔软的触感,左臂被压得久,都有点麻痹了。

    张旗心想怪不得坐车里都能做春梦,身边有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就难怪这具血气方刚的年轻身体会有这种反应了。

    车子震动了一下,张旗看窗外,路况有点糟糕,柏油路面上有许多呈规则的坑坑洞洞,远近都有一些工程车在工作,双车道的路到这里被收窄成单行道,左边用铁皮围着在修路,前后的车速都很缓慢。

    感觉身边的李敏动了一下,回过头来,就见她的眼睫毛颤了颤,蹙着细眉,眯着的眼睛还带着睡意,似乎还没从梦中清醒。

    车子又震动了一下,身体瞬间的失衡,李敏下意识地便想抓住什么,张旗感觉腰间的软肉一疼,不由出声道:“敏姐,轻点……”

    李敏这时才愕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就睡了过去,抬头见张旗龇牙咧嘴的,这才意识到自己抓到了哪里,忙坐直身子,脸色通红地道:“啊,不小心睡着了……”

    张旗见她这副慵懒的模样,指着自己的嘴角,忍不住逗她:“流口水了。”

    “啊!”看她玉脸上登时渗血似的通红,忙不迭地拿手去遮掩,张旗不由开心地笑了起来。

    李敏回过神来,气恼地捏着小拳头在他肩上捶了两下,骂道:“小王八蛋,敢戏弄姐姐。”从手包里拿出小镜子,恨恨地别过头去。

    许茂昌看着后视镜里的嬉闹也是笑,出声道:“李小姐,快到了。”

    车子从硅芒关右边的小道拐进去,张旗注意到路口的牌子上竖着一块蓝色的标示:石磡村道。

    进了村道,是一条仅容两车并行的小道,两边都是延伸的植被斜坡,转弯的地方还有生锈脱落的铁丝网拦住,车走了几分钟,前后都没有一辆车,只有雨刮在玻璃上滋滋的清响,给人一种从闹市突然进入深山的错觉。

    车到视野开阔处,张旗看到远处的几座山头都种满了荔枝,心想:还真是偏僻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