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红辉阅读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章节目录 1207 怎么不见妹见妹

      时已近冬,花园内的绿植倒还郁郁葱葱的,不见衰色。鹅卵石铺就的石子路宽敞,又被积雪衬得如汉白玉一般熠熠生辉。身着棉锦长衣的白无澄像是小旋风一般,瞬间扎进白无杳的怀里。

    触及到他实实在在的温度,白无杳松了一口气,不免又摸了摸他的衣裳:“说了好几次了,怎么又不穿披风?”

    白无澄跑的热热的,一张小脸通红不已,他目不转睛地瞧着姐姐,喘了两口气道:“姐姐,我一路跑过来,可把我热坏了,还穿什么披风啊?”

    白无杳不禁一笑,伸手触摸了下他的脸颊:“我知道你不怕冷,不过跑来跑去的,热气散完了寒气就要入体,就算不穿披风也该让嬷嬷带在身边。姐姐说了你很多次的,不许甩掉丫鬟嬷嬷自己一个人玩,又把姐姐的话当作耳旁风了不是?”

    “才没有呢!”白无澄又是一笑,眸中的光亮了几分,扫向四周道,“妹妹呢?怎么不见妹妹?”

    这话问的突然,让白无杳僵了一下,对上弟弟的殷殷眼神,才不免叹了口气道,“你和明德回来的晚,可能不太清楚,笙儿回来了一日,本想等你们休沐,谁知道因为雪落得早,休沐的时间迟了几日。她又担心会错过课程便早早回去了,等下次你们休沐时,提前跟姐姐说一声,我派人去山上接了笙儿来。”

    无澄细细听着,并未发现姐姐眼中那一抹而逝的悲痛,听罢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我好想妹妹的,下次休沐姐姐别告诉笙儿,咱们一起去山上接她,给她一个惊喜!”

    白无杳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无澄想了想,仿佛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小嘴呱拉呱啦的不停:“纪先生呢?我听嬷嬷说,纪先生也离开了咱们家了。”

    白无杳心中又是一顿,眸中光芒淡淡瞥过四周,顺手拉起了无澄的小手,牵着他往亭中走去:“以前留纪先生在府里,主要是为了让他教导笙儿医术,现在笙儿去了山上,纪先生一个年轻男子在府里多有不便。他又是有大志向的人,我便安排纪先生去了林州。”语气漫不经心的,仿佛在讲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无澄哦了一声:“林州啊,我记得娘有两间铺子在林州的,姐姐是要让纪先生过去当大夫么?”

    “你怎么记得娘有两间铺子在林州?”白无杳很是吃惊,母亲名下商铺房产甚多,连她也是前不久一一查阅的时候才发现这两处地方,无澄如何得知的?

    白无澄嘻嘻一笑:“娘以前说过,她想推荐一个林州的老大夫到咱们府里来,说他医术好,不定能把妹妹的身体看好呢!我都记着呢!”脸上的表情得意洋洋,像是记得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般。

    白无杳道:“几时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白无澄努了努嘴,算了算:“就是娘去世的前一年啊,那会儿我在书房习字,娘同爹爹提的,不过爹爹没同意,说府里已经有了王府医,再来一个府医,只怕被圣上怪罪。”说罢不高兴的摇了摇头,“爹爹怪小气的,谁府里没配两三个府医啊?皇上自己还有太医院呢!”

    见他越说越离谱,白无杳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这些话莫乱编排!”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浮起了疑云。

    母亲在去世前一年,突然要新的府医做什么?

    在她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温柔委婉的性格,说不好听一点,便是任人欺负!陈姨娘的事情让母亲与爹爹离了心,除了瞧见她们几个孩子,母亲基本很少说话,很少笑。平日在小院里待着,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子,更不喜欢几个姨娘来她面前凑,连平日的请安都免了。母亲便是这么一个怕麻烦的人,若无什么缘由,决计不会突然跟父亲提出,要找个府医来府里的事情。

    更何况,母亲的理由是替笙儿看身体……旁人或许不知,她却一清二楚。早在多年前,母亲就放弃了笙儿能痊愈的想法!先且不说瞒住笙儿不易,光是一次次的请医生换方子,便把妹妹折腾的够呛。母亲心疼笙儿,除非有万全的把握再不提这事。王府医虽然人品败坏,好容易克制住笙儿的病情,没道理在这个时候突然换人!

    并且,自她懂事起,母亲要为笙儿请大夫,必然会同她商议一番。毕竟一母同胞的妹妹,要怎么哄妹妹毫无顾忌的看医生,不看出些什么来,也需要自己帮忙。

    想到这里,白无杳脑中有如灵光一闪,突然跳跃着想起另一桩事情。

    对了,府里一开始只有母亲和陈姨娘的,是从什么时候起……府里又多了几位姨娘?仿佛……是在母亲怀有弟妹前后?

    她也不知为何这八竿子打不到一处的事情,会骤然从她脑海中飘过?但细细思索下来,有个细微的线索好似叫嚣着要串联在一起,偏偏她毫无头绪,不知道自己究竟忽略了什么。

    思考的这一瞬时间内,姐弟两人已走到亭子中央。放眼望去,花园内已被装饰一新,厚厚的积雪被扫到角落,掩盖在灌木丛下。因怕寒雪冻人,澄儿以及他的同窗们被安排在廖芳亭内聚会。

    此刻,亭内已按照八角方位摆放了八个书架子,上面整齐布一的摆放着府内各种书籍。亭中还有几张桌子,白无杳吩咐放置了好几套文房四宝,供弟弟们读书写字用。

    白无杳领着无澄看了一圈,解释道:“我让丁管家把书房里的书搬了不少过来。父亲要处理公务,你们去书房不太方便,索性都搬了过来。这些书姐姐挑选了一些,正适合你们的年纪。”说着从架子高层取了一本《林州通考纪》道,“白鹿书院教你们的东西不少,我着意选了些古今通考,州省通鉴,以及一些远山远水的风景人物鉴志。都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目前你们行不了万里路,在这儿多读读书也好。”

    无澄听着直点头。

    白无杳又拉着无澄到了亭子中央,指着文房四宝道:“书院的学子并不是非富即贵,也有些寒门子弟出生的。姐姐想你既然是邀请同学,不必摆那些贵的离谱的纸笔,都是寻常用的,但都是新的,以示尊重。”

    无澄哇了一声:“姐姐想的真周到!”

    白无杳含笑,并不答话。自身体每况愈下以后,她与弟妹相处时,总是忍不住多教教他们一些道理。

    花园庞大,除了廖芳亭这座可容纳八桌宾客的主亭以外,附近还有接连的几座小亭,里面摆放的东西皆和这里差不多,就算再来几批人也安置的下。

    无澄越看越喜欢,一张白净的小脸漾着笑意:“姐姐,这里布置的真好看!”顿了顿又道,“不过我只邀请了几个同窗好友,旁边几个小亭也放了书和纸笔做什么?”

    白无杳耐心解释:“晋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主家若是办宴会,总要多预留几桌出来。要是有些未邀请的客人上门,只要不是仇敌,总不好拂了对方的面子,都要请进来的。”

    无澄似懂非懂:“奇怪,没邀请他们还来,这是什么道理?要是办个生辰宴,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乱糟糟的。”

    白无杳以前也不喜欢这些奇怪的规矩,难得这回刚好利用了这里面的漏洞设计,不免认真对澄儿道:“总有些规矩是要遵守的,况且,姐姐特意安排了好几座亭子,你自己邀请的便在这里,其他不请自来的,旁边也有亭子招待!这样一来不会扫了对方的面子,你宴会也很自在,双方都挺好的,何乐而不为呢?

    况且,也不是所有宴会如此,有些单独盛大的宴会,例如宫宴;再比如一些私人的宴会,皆是没有帖子不可入内的。但如你设宴邀请同窗,本就是为了学业上的交流,一些门人清客想要因此结交贵人,便会趁此碰碰运气。又不和你在一处,皆在旁边的亭子里。有碰到好的,接过来聊聊,没有的话,宴会散了他们自然会离开。不必为此生气。”

    无澄明亮的双眼微微一眨:“我不过就抱怨一句,姐姐跟我说一堆……”努了努嘴,“弟弟昨天就跟我说过了,我知道的。”

    明德最是懂事,不想他会知道这里面的门道,还提前跟无澄说过?白无杳不禁笑了,“嫌姐姐啰嗦了?明德呢?”

    不知想到了什么,白无澄的小脸顿时一红,半晌才扭捏道:“弟弟每天……每天要晨读一个时辰……我……我担心这里没人,先来看看。”

    明明是不爱读书,说的还磕磕绊绊的,白无杳忍不住在他脑门上一点:“姐姐不求你有明德那般上进,好歹也该有个哥哥的样子嘛。一起在白鹿书院读书,现在连早课都不做了?”

    “不是的!”无澄嗫嚅了一下,怯弱地抬头,对上了姐姐的眼睛,良久才开口,“我……我也有晨课。”

    “什么晨课?”

    白无澄咬了咬牙,鼓起勇气:“练拳!”

    白无杳脸色一白。

    无澄说出口后,勇气反倒大增:“姐姐不想我学武,可是我在白鹿学院,教武术的老师说我很有天分呢!我们有一门自选的课程,我……我选了武学,姐姐……”他瞧着白无杳的脸色,有些懊恼地垂下头,“姐姐……澄儿是不是又做错了?”

    白无杳没有回话,她看着眼前可爱的弟弟,又想起当年白无澄死讯传来的情形。正欲开口,脑中偏又拂过笙儿的样子,想起妹妹含泪的眸子,想起樱桃之前劝慰自己的话。

    她低头,声音有些闷闷的,却异常平稳:“以前,姐姐是不想你学武,因为……”她将前世的因由都咽了下去,“因为,姐姐怕你辛苦。后来,秦嬷嬷她们也劝过我,咱们家里的情况,你若是学武倒是件好事!不过澄儿,姐姐不反对你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但未来,澄儿真想走上武学的路子,不可擅自做决定,好歹……好歹和姐姐商量一下。”

    她不敢贸贸然说出从军二字,毕竟弟弟现在还没有这个苗头,如若被自己一提反而生了这样的心思,岂不弄巧成拙?

    无澄懂了,一张脸笑的更加灿烂:“好,澄儿都听姐姐的!”

    白无杳替他把冠上的明珠整了整:“你也大了,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拿主意,不必什么事情都听姐姐的。姐姐……也不晓得还能替你再拿几年主意,你总该自己学会选择才是。”

    仿佛觉得自己说的这个话有点凄凉了,她又改口道:“你是我的弟弟,却也是明德和笙儿的哥哥啊。家里的男孩子中你最大,未来的一家之主也是你,往后弟弟妹妹还要你挑起大梁来照顾才行啊。”

    白无澄很高兴姐姐能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开始独当一面了,笑的很是英气:“好!”

    正说着高兴,樱桃来报:“大小姐,四少爷来了。”

    白明德去读书以后,个子拔高了不少,今儿穿一身月白的长袍,衬得身姿修长,白无杳看着心里欢喜:“一段时间不见,明德长高了好多。”

    “姐姐!”白明德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白无杳拉着他进来,倒把无澄那个小猴子抛在一边,又说起近日偶获好几本他喜欢的孤本一事。无澄听着无趣,索性让樱桃带他去逛逛周围。

    太阳升起,挂在树梢末的积雪融化成水珠,晶莹剔透的。

    宾客陆续上门,花园里的丫头们一时忙碌了起来。

    虽是普通宴会,有白无杳的授意,京城里知道的人不少,刻意前来的亦很多。白无杳有意把宴会做大,却还是担心众人的安全,故而特意安排了丁管家在前门,那些不请自来的需筛选过后才能进来。

    即便如此,到府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花园被一堵厚厚的高墙分为内外两部分,澄儿他们在廖芳亭,白无杳她们在内花园的水阁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红辉阅读首页